主页 > 会议人脸 >中国将爆系统性风险?两年内债务 GDP 佔比恐逾 300% >

中国将爆系统性风险?两年内债务 GDP 佔比恐逾 300%

中国将爆系统性风险?两年内债务 GDP 佔比恐逾 300%

Thomson Reuters 3 日报导,瑞银(UBS)指出,2015 年中国整体债务 GDP 佔比为 254%,去年升至 277%,预估两年内可能会站上 300%。瑞银预估 2016 年中国政府债务 GDP 佔比自 2015 年的 62% 升至 68%,企业债务 GDP 佔比自 153% 升至 164%。

国际金融研究所(IIF)预估 2016 年总计有破纪录的 7,250 亿美元流出中国,今年可望再创新高。DTZ/Cushman & Wakefield 预估 2016 年中国企业的海外商用不动产投资金额达到创纪录的 383 亿美元。

中国人民银行 2 月 14 日公布,2017 年 1 月中国社会融资(TSF)规模增量为人民币 3.74 兆元(注:史上最高规模增量),分别比 2016 年 12 月和 2016 年 1 月增加 2.1 兆元、2,619 亿元。

Navellier & Associates 投资经理 Ivan Martchev 2 月 20 日在 MarketWatch 发表专文指出,Kynikos Associates 统计显示,若扣除过去 15 年累积的庞大外债,中国的净外汇储备现在只剩 1.7 兆美元,创 2009 年初以来最低水準。Martchev 并且表示,若将影子银行体系的数据纳入计算,中国整体债务 GDP 佔比已逼近 400%,远高于 2000 年的近 100%。他说,经济增长趋缓的同时信贷仍持续快速窜高符合信贷泡沫破裂的标準定义。

PTI 2 月 25 日报导,新华社引述中国银行业协会、PwC 报告指出,截至 2016 年底为止中国商业银行坏帐总额达 2,200 亿美元(相当于人民币 1.5 兆元),较当年第 3 季底多出 183 亿元。报导指出,在 1,794 名受访银行家当中,高达 90% 表示坏帐所引发的风险管理问题是 2016 年所面临的最大挑战。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第一副总裁利普顿(David Lipton)去年 6 月在中国留美经济学会「中国和世界可持续发展大会」发表演说时指出,不管从何种标準来衡量中国企业债务 GDP 佔比(145%)都算是非常高的。他说,北京当局应迅速採取有效行动、否则问题只会恶化,今天的企业债务问题可能成为明日的系统性债务问题。

中国银监会主席郭树清 3 月 2 日表示,按照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要求把防控金融风险放到更加重要的位置,确保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他指出,目前市场化债转股签约金额为 4,300 多亿元,实施金额为 400 多亿元。

郭树清提到,银行贷款大概有四分之一投向房地产,去年新增贷款中有 45% 是房地产贷款。他强调要紧紧把握「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的定位,分类实施房地产金融调控,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

可能出现停滞性通膨

中国一年前就放话要防範金融风险,但景气稍微转弱就撒钱换取短期的稳定。「控制企业槓桿比例、打击殭尸企业」像是减重者新年愿望一样被北京当局年年拿出来宣示一次。

人民日报海外版的微信官方帐号「侠客岛」2016 年 3 月 2 日刊登一篇署名「明日凌波」所撰写的文章,标题为《降準、宽鬆、楼市火爆……钱都去哪儿了?》内容直指新增贷款续流入固定资产和金融资产,不仅将继续推高资产泡沫,同时实体企业可能继续缺乏流动资金,最坏的结果可能就是出现停滞性通膨!

《人民日报》2016 年 5 月 9 日在「开局首季问大势」一文独家专访权威人士。这位不具名专家表示,中国经济运行轨迹不可能是 U 型、更不可能是 V 型,而是 L 型的走势;这个 L 型是一个阶段、不是一两年能过去的,今后几年总需求低迷和产能过剩并存的格局难以出现根本改变。他说,去槓桿会使一些风险显性化,但如果不做,不要说长期稳不住,短期效果也越来越差,「殭尸企业」会越来越多,债务越积越重,加剧财政金融风险。

南华早报报导,国泰君安国际董事会主席阎峰(Yim Fung)2 月 22 日在受访时表示,儘管当局试图阻止资金外流,但大陆投资人(包括国营企业、民营企业、高净值客户)对美元计价资产的胃口依旧相当庞大,海外投资基金持续呈现成长。

minyanville.com 2 月 21 日报导,《下一波全球货币大战》(Currency Wars: The Making of the Next Global Crisis)作者 James Rickards 在受访时指出,在中国 2.9 兆美元外汇储备中,能够用来捍卫人民币汇价的流动资产仅有 9 千亿美元。

Rickards 说,中国现在并没有刻意去压低人民币汇价,但未来若因不想继续耗损外汇储备而被迫放手让人民币走贬,届时川普(Donald Trump)可能就会据此对中国课徵高关税。

澳洲央行(RBA)2 月 21 日公布的货币政策会议记录(2017 年 2 月 7 日举行)显示,RBA 委员仍预期澳洲贸易伙伴经济成长率将会走低,主要是因为中国经济增速中期看跌。

RBA 会议纪录提到,中国经济成长率自 2016 年年中起在宽鬆财政条件以及财政刺激的带动下走高。不过,2016 年中国社会融资(TSF)增速几乎是 GDP 成长率的一倍,短期内虽对经济活动带来支持效果、但也暗示着中国的债务所得比进一步走高,进而让当地的中期成长面临更大的风险。

相关推荐